<track id="dIdrBfs"></track>
  • <track id="dIdrBfs"></track>

        <track id="dIdrBfs"></track>

        1.   

          当沙雕女主遇到病娇偏执男主会发生什么?

          高清欧美videossexo 时间:2021-04-22 14:11:49

          「少年,快来玩啊——」

          郁双躺在脏兮兮的破山洞的角落里,有气无力地扯着嗓子鬼吼。

          这是郁双穿书的第一天。

          由于反派妖王最后黑化,导致全部小说世界崩塌,男女主不敌反派被杀。

          郁双作为被作者亲妈选中的「天选读者」,开心(并不)地穿越了。

          她穿越的节点便是剧情还未开端前,反派还只是个天真(?)的少年之时。

          要说这个反派的少年时代也是真惨,没爹没娘那是标配,从小被欺侮更是家常便饭,总之,别人可能只要吃苦耐劳就能活下去,反派须要被打、被陷害、被各种针对。

          不出意外的话,依据剧情的进展,很快,反派作为一只还未长成的「柔弱」少年,将会因为被诬告偷东西,被几个村庄里的大汉追打。而他会机缘偶合躲到这个荒芜的山洞中,然后——被几个大汉发明,打个半逝世不活。

          然后在半逝世不活的时候,觉悟自己的妖族之力。

          从此在妖族闯出自己的事业,登顶妖王,处处跟要「实现世界和平」的男女主作对。

          而郁双现在要做的,就是救下反派,成为他的白月光,并禁止他觉悟妖力,最后在剧情发展到适合的机会,不会再有「天道」禁止后......杀了这个纸片人。

          「来玩啊……」

          见等的人还是没来,郁双百无聊赖地抠了抠洞内有些「脱皮」的石壁,气若游丝地喊道。

          就在郁双差点认为穿来第一天就要无功而返时,外面传来哄闹的喊叫声,和他们穿梭林间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来了。

          郁双高兴得猛地弹坐了起来。

          「小兔崽子往哪儿跑!」

          「快追!」

          「往那边去了!」

          一阵清楚的窸窣声后,洞口呈现了一个瘦弱不堪、衣着破烂的少年。

          那少年虽身量未足,容貌尚不及他长大后那样艳惊四座,但他此刻被林叶割出数个小伤口的白皙面庞,仍然颇显清俊。

          他此刻形容狼狈而张皇,衣裳也有被人在拉扯间撕破的痕迹,袒露的肌肤上可以看得到上面青一块紫一块、甚至溢出微微血迹的伤痕,显然是有人在追打他。

          山洞角落里的郁双对上他那双似小兽般防范的警戒眼光后,僵着脸笑道:「嗨……?」

          打完召唤才发明好像不大合时宜。

          那少年见状,环视了眼没有任何生涯痕迹的山洞,才又对上郁双的视线,诡异地顿了一瞬后,又好像无助般地冲郁双投来哀求似的眼神。

          就像一只走投无路的小绵羊。

          郁双瞬间被击中了心中的某处,怜悯的圣母心理发作,对他笑意盈盈地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躲,「外面的人是在找你吗?」

          少年犹豫着点点头,警惕翼翼地一步一步朝郁双挪了过去。

          对于这个无故呈现在山洞里,看起来显得突兀十分的女子,他其实并不敢太过信任。

          郁双知道要他卸下防范很难,也不在意他的警惕翼翼,只保持着脸上的笑意,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易近人。

          终于,少年在郁双始终平和的凝视下,一步步走到郁双身侧蹲下。

          「你是这个村庄的人吗?」郁双扭头朝他笑道。

          少年依旧默不作声地点头,眉头却不曾放松。

          为了不让他有过大的心理压力,郁双只好将头转了回去,避免跟他视线交换。

          「你......」

          「你......」

          郁双和少年同时启齿。

          少年的声音在空旷的山洞中略显清哑。

          「你先说。」

          郁双不甚在意地摆了摆手。

          少年却抿紧了薄唇,看起来不愿再持续启齿。

          郁双只好自顾自闷声道:「你别惧怕,我有措施让他们找不到你。」

          少年半信半疑着,将举着的右臂慢腾腾地放了下来,由于过火紧张,他肌肉紧绷的右臂有些酸胀。

          而他的手中,正紧攥着一块一角锐利的石头。

          他担忧她将人引过来,所以原来是想先下手为强的。

          虽说他还未长成大男人,但这么一下下去,郁双这样一个「弱女子」,还是扛不住的。

          「我说,」郁双忽然将头扭了过来,少年立马将右手藏在了身后,郁双怀疑地端详了他藏起来的右手几眼,然后又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虽然郁双作为穿书者,早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此刻为了不让他猜忌,还是假装不知道。

          「我叫郁双,浓郁的郁,单双的双。」

          见少年还是一副不吭声的样子,郁双便先他一步自我介绍道。

          少年见她一副对生疏人毫无防范的蠢样儿,终是慢吞吞应道:「我......」

          「他往这儿跑了!」

          「追!」

          就在少年将欲启齿之际,洞外却突然传来几道凶神恶煞的大汉声。

          于是他便作势要反手将那块石头抵至郁双脖颈间,成果被郁双翻身压住了。

          身上已经结痂的伤在她覆身压过来的那一瞬间被不警惕磕到,弄得他差点闷哼出声。而他手中底本捏着的那块石头,则虚虚抵着郁双背后的空气。

          「嘘,别说话。」

          郁双安抚般拍了拍他的后背道。

          她早便通过地上的影子和背后的风,觉察到他大概要干什么了,但她目前只能装一个傻白甜白月光。

          这样才好接近他。

          少年果然被唬住,暂时没了动作。

          可很快,少年的身材便又僵住了。

          那些追打他的人进了山洞。

          不过他们的眼光很奇异。

          他们两个大活人明明就在角落里,那些大汉却像看不见一样。眼光四处扫射,甚至从他和郁双身上扫过好几次。

          却没有停顿半分。

          少年紧张地屏住呼吸,对眼前的一切发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诧异。

          但因为惧怕被那些人发明,他只能将疑问憋在肚子里。

          山洞底本还因着只有他二人的缘故,略显空旷。

          现在突然闯进几个大汉来,却显得逼仄了不少。

          少年被郁双压着,后背贴上了冰凉的石壁。

          但他的怀里,却是一具温热的躯体。

          这让以前几乎没人会靠近的他,心中第一次有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到。

          郁双……和他之前遇到的人都不一样,她似乎毫不在意自己的模样,甚至在听说有人追赶他之后,还是一副「天塌下来我帮你顶」的样子。

          真的,很不一样。

          还有,好像就是在她扑过来之后,那些人发明不了他了。

          「你......」

          少年终于没忍住自己的好奇。

          可话还没说出口,他的薄唇便被郁双伸手按住,不能持续出声。

          也就是少年这一声怀疑,原来遍寻无果盘算分开的大汉又循名誉了过来。

          少年浑身的肌肉又紧绷起来,蓄势待发。

          正好此时洞外传来几声窸窸窣窣的声响。那些大汉便也不再纠结,吆喝着结伴离去。

          因为惧怕少年激动,郁双特意拍拍他的背,示意他放轻松。

          待那些人分开后,郁双这才呼了口吻,从少年身上起来。

          「你没事吧?」

          郁双朝他面前晃了晃手,这人怎么呆凝滞滞的?难不成是刚刚压坏了他的头脑?

          听闻郁双担心的声音,少年这才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沉声道:「你不是人?」

          「你才不是人。」

          郁双登时就想这么回他,怎么能不把美少女当人?过火。

          话到嘴边她才想起来刚刚的自己,好像确切展现了一点寻常人做不到的小技巧。

          只好半是不甘心道:「我不是人。」

          言毕又加了一句,「我是山间一颗修行了千年的板蓝根精。」

          板蓝根精?

          少年将信将疑,喃喃道:「本来你真的不是人……」

          由于距离隔的并不远,少年的低语被郁双听得清明白楚。

          不是,少年,你必定要纠结我是不是人这个事儿吗???

          郁双端着假笑点点头,这就是穿书后作者亲妈给的隐身金手指呢。她也就这一个金手指了,还是当初穿书前磨了好久才给的。

          更坑的是,这个隐身的金手指吧,它只对郁双本人有效,想要对其他人奏效,只能让郁双把那个人挡住。

          作者亲妈美其名曰:为你和反派发明机遇。

          郁双:当傻白甜和拥有金手指不冲突呢。(微笑)

          作者亲妈:不是本人。

          郁双:……

          呵。

          「我没著名字。」

          就在连郁双自己都快忘了自己先前问了什么的时候,少年却又提起了话头。

          说完,见郁双还在怔愣,他便又强笑侧重复了一遍,「我没著名字。」

          「我没有爹娘,村庄里的人都叫我狗崽子。」

          稀少的阳光照进山洞,郁双似乎看到少年眼底有那么一瞬间的湿润,不过很快,他便眨了眨眼睛,好像郁双方才不过是眼花看错了一般。

          「嗐,」郁双状似不经意地将右手放在少年的肩膀上,一副要开端讲大道理的语重心长的模样,「我们……板蓝根精,也没著名字,我现在的名字还是我从那天摔下悬崖的一个书生随身带的书里翻找的。」

          「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文采的样子?」

          郁双看着他一脸认真听自己讲话的呆萌模样,不由得想整整他,「不如我帮你取一个名字吧?」

          龙傲天?皇甫铁牛?东方狗蛋?

          这几个名字都很不错嘛。

          「……好。」

          少年看着郁双一脸小算计的表情,明明想谢绝,却又在看到郁双对自己毫不设防地笑着露出的一对浅浅的小梨涡时,鬼使神差回了句「好」。

          郁双诧异于他的爽直回应,原来她还想要是他谢绝自己该怎么忽悠他的,成果都不用她忽悠,他就批准了。

          「那我给你取了……?」

          郁双逝世逝世盯着他的眼睛,打算从中看出点儿被迫的不甘心来。

          不过很惋惜,少年的眼中,只有认真与不合常理的服从。

          并无半分抗拒。

          「我真的帮你取了?」

          郁双不敢信任,反派妖王小时候居然这么好欺侮?还是说他在心里给自己记了笔账,等以后打得过自己,再慢慢算账?

          不会这么可怕吧?

          秉着撩虎须不撩一半的原则,郁双再次发出恳求:

          「那你叫……二狗子?」

          「……嗯。」

          少年就知道她会这样,不过被叫那么多年的「狗崽子」都忍了,如今的「二狗子」,也实在算不得什么。

          见少年并不对抗地应声,郁双心里总感到不大舒畅。

          就好像自己在欺侮一只无法对抗自己的小金毛一样,虽说少年以后长大基本不像金毛那么温柔,但此刻的他,却温柔极了。

          「你以前也这样吗?」

          郁双冷不丁问道。

          「什么?」

          郁双思维跳得太快,少年一时没反映过来。

          「别人叫你什么你都应啊?」

          郁双一言难尽地问道,同时心下又替他升起几丝莫名的心酸与恼怒来。

          「他们叫你狗崽子你也应?」

          不然呢?

          少年怀疑道:「有时饿得狠了,就会应。他们会给我剩饭吃。」

          也对,这个村庄地位偏僻,他要跑也难。究竟他还只是个瘦弱的少年,打又打不过,只能落得一身伤。

          村庄又小又闭塞,哪怕有个别人想帮他,也无济于事。

          当真,是反派的标配身世。

          「二狗子。」

          郁双吸了吸鼻子,语气轻蔑道。

          少年应了句「嗯」,然后偏头看向她,等候郁双的下一句话,似乎毫不在意郁双的蔑称。

          「啪。」

          几乎是在少年应声的下一刻,郁双抬手拍了他一掌,「嗯什么嗯?没听出来我在看不起你吗?」

          少年看她好像赌气了,心坎纵然有再多不清楚,还是低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

          郁双简直要猜忌自己是不是救错了人,怎么妖王小时候这么软?

          当然,她已经因为此时少年的逆来顺受,主动疏忽了刚开端差点被他用石头偷袭的自己。

          「你没有对不起我,」郁双真想用力摇晃他的双肩,让他苏醒一点,「以后再有人这样叫你,别应了。」

          「可——」为什么。

          「没有可是,」郁双打断少年的话,「以后有我维护你,你不须要再委曲求全了。」

          少年垂下眼睫,叫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半晌,郁双听到他细若蚊吟的声音,「那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他的声音并不高,但郁双还是捕捉到了。

          「会啊。」

          郁双不假思索道,在他逝世之前……自己应当会一直在吧。

          说完,她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想到自己来此的目标,她的心坎骤然升腾起一种名为愧疚的心境。

          少年在听到她的回应的那一霎时,倏地抬眼望向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郁双。

          她有一双月牙般的眼睛,清亮澄澈,如同一汪清澈的山泉。再往下,是小巧精巧的鼻头,还有……浅粉色的唇瓣。

          真的吗……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少年的薄唇嗫嚅了几下,还是没有勇气再次问出口。他生怕刚刚是自己的幻觉,是自己太过盼望有人陪同自己,才会自己臆想出来这样一个掉落林间的妖精。

          「喂。」见对方一瞬不瞬地望着自己,郁双思忖着,难道是自己太过自动,把人吓到了?

          「其实……」你要是不愿意我也可以分开,小兄弟。

          少年并没有给郁双启齿的机遇,他那双如墨般深沉的眼睛,深深看了眼郁双,然后露出一个不大显明的笑,「谢谢你。」

          「好说。」郁双也没有任何被打断的不快,他批准自己跟在他身边,那更好。

          郁双弯着眼睛笑了笑,「我带你去我住的处所吧。」

          「啊?」少年脸上的神色显明一顿,他有些反映不过来似的,「什么?」

          带他……去她住的处所?

          可是——

          少年看了眼脏兮兮的自己,和相比之下显明穿着更加讲求的郁双。

          她真的……

          「好吧,」郁双看他一脸犹豫,终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被自己疏忽的点一样,「其实是这样——」

          「看过话本子吗?你就像是那里面的男主,现在的你就是故事前期受压迫的小可怜,但其实你的身份和来历都不普通,等以后呢,你就会长成那种超厉害的救世主!现在呢,由于仙女姐姐们业务实在太忙碌了,没措施来对你伸出援手,所以呢,我这只板蓝根精就被委以了维护你的重担!」

          听着郁双一顿睁眼瞎掰,少年难得有种,自己好像掉进了不著名「狼窝」的感到。

          但她,是这么多年来,唯一对自己好的人……

          而且,他如今确切无处可去。那些人铁了心污蔑是他偷了东西,他如果再回去,只能被人活活打逝世。

          「……谢谢你。」他又在道谢了。

          虽然作者亲妈在她穿书前有告知过她,给她部署的住处在林子深处,是一间处处流露着低调豪华气质,自带花园的小别墅。

          但等到郁双带着刚刚收获的小反派,东摸西找,终于找到那间所谓的「小别墅」时,郁双还是想呵呵作者一脸。

          什么低调豪华?什么自带花园?

          那不过是个搭建简陋的老旧的三层吊脚楼,它背倚高山,由于林间空气土壤湿润,毒蛇爬虫众多,它的一层是用数根木柱支持悬空的。吊脚楼的外围还刻意挂了些避虫的药草。

          而吊脚楼的外围……则种了许多药草,是谓——「花园」。

          虽然外表看着像那么回事,但郁双还是不可避免看到了吊脚楼后方簌簌掉落的土块,还有那看上去摇摇欲坠、缺了一截的木梯。

          一阵微风吹过,一泡鸟屎从天而降,端端落在那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木梯上,木梯应声而响,被砸到的那块木板「吱呀」一声,摔到地上碎成了两半。

          「姐姐,」少年显然也注意到了眼前的状态,于是抽了抽嘴角,抓着郁双的衣袖晃了晃,「我帮你修一下这个木梯吧?」

          作者在吗?出来「收快递」。

          郁双咬牙一笑,指了指旁边古树下那块显眼的巨石,「不用,你坐在那块石头上等着。我来修。」

          「可是……」

          郁双直接将人往一边轻推了一把,「你忘了吗?我是板蓝根精。」

          「……好。」

          少年最终还是磨不过郁双,被郁双打发去了石头上坐下。

          他从来没见过像郁双这样的妖精。不,正确说,他没见过妖精。但就算是从村东头那个教书先生和其他人口中偷听来的,妖精也不大像什么善类。

          他以前只知道,妖精会吸人精气、为非作歹、祸害人间。

          可直到今天,他才发明本来还有郁双这样的妖精。

          仁慈、温顺、正派,会维护他,会教他不要服从别人的凌辱,会恨铁不成钢地叫他……「二狗子」。

          她真的是妖精吗?

          少年望向不远处忙繁忙碌的纤细身影,柔和的眼光逐渐深沉了下来,她今日突然呈现在那山洞里,似乎在特意等自己一般。

          不论她有什么目标,既然选择了自动接近,那就最好不要背叛分开他。

          此时,正抱着从底层掏出来的几块木板发愁的郁双,并不明白被她赶走休息的少年此刻的抵触心理。

          她将几块木板平铺在木梯上,打量了几秒,思忖着这些木板没有朽掉的可能性有多大。

          终于在几秒后,她接收了这个现实。

          算了,先装着看吧。

          这块好像长了,等会儿锯一下,放过放过;这块好像宽了,踩上去会硌到另一只脚吧,放过放过;这块……

          这块还可以。

          郁双对着比了比,然后将木板穿孔,用绳子安了上去。

          好像跟本来的木梯对照,显得有点粗糙?

          「啊——」

          就在郁双面对着混乱的木梯犯难时,她的身后突然传来少年惊惧的叫声。

          郁双顾不得还未「竣工」的残破木梯,急忙扭头去看。

          成果便看到一条花花绿绿、足有两米多长的蛇,正伸长了红猩猩的蛇信子,「嘶嘶」地扭着身子,向石头上的少年爬去。

          那场景跟自己小时候某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场景渐渐融会。

          「沉静,稳住后退!」

          郁双大脑发蒙一瞬,但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反映,将反派以后的名字急急脱口而出。

          蛇这种动物,最是难缠。按理说,这吊脚楼的周围都撒上了药粉,怎么还会有蛇出没?

          郁双来不及细细思索,只得本能地做出反映。

          少年在听到她对自己喊出「沉静」这个名字之时,眸色立刻暗沉了几分,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抖唇道:「姐姐我怕——」

          郁双也是心急,她自己也惧怕这种动物,若是沉静再不后退,那蛇便要离他愈来愈近,到时候只能跟蛇正面硬刚了。

          「别怕,」郁双发抖着声音抚慰他,「蛇离你还有些距离的,你现在敏捷往后退,它反映没那么快的。」

          言罢,因为担忧沉静,郁双拿起用来割绳子的那柄长刀,脚下一顿一顿地慢慢向沉静和蛇的地位靠近。

          「沉静,乖,别怕。」

          沉静现在还是个羽翼未丰的小孩子,而自己怎么说也是比他大的姐姐,面对现在这种情形,郁双自然是一时脑筋发热,盘算救他的。

          少年在听到她依旧一口一个「沉静」后,不由心下升起几丝酸涩与「果然如此」的微怒情感来。

          她为何要叫自己「沉静」?

          那种感到就好像,自己是被她一时眼花,看作了其他不相关的人一样。

          尤其是郁双此刻露出那种不符合初见的怜悯与关爱之情时,这种令人愤怒的情感更甚。

          但更令他愤怒的是,就连这种「虚伪」的关心,他也舍不得放过。

          是以他还是没有戳破郁双的「口误」,反而状似十分惶恐道:「姐姐,你不是会法术吗?」

          刚刚还用「隐身术」救了自己。

          郁双被他这么一提示,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可以隐身。

          那直接隐身过去,把沉静带到安全的处所,不就行了吗?

          于是少年便看着眼前的身影一闪,消散在了空气中,就好像从来没呈现过一样。

          郁双在隐身后,依然不敢轻易放松,脚下轻点,往沉静那边飞身过去。

          就在郁双快要靠近沉静时,一道空灵的女声在她的脑海中无端响起。

          「郁双,这是个好机遇啊,这蛇把沉静咬逝世,你就可以回来了!」

          「『天道』会排挤防范你这个外来者,但对于底本世界内的自然危机,「天道」不会横加干预的!」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