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IdrBfs"></track>
  • <track id="dIdrBfs"></track>

        <track id="dIdrBfs"></track>

        1.   

          《白夜行》中有什么细思极恐的细节?

          高清欧美videossexo 时间:2021-04-24 20:17:28

          1、寺崎忠夫的逝世不是意外,而是亮司的诡计

          警方对事件的定性为,因为驾驶员精力不济(疲劳驾驶)而引发的意外。

          可是,有人发明,在刑警笹垣进入亮司的房间时,曾看到了书架上有一本名为《汽车的结构》的书。而没过多久,寺崎便产生车祸,因而将这两件事接洽在一起,主意寺崎之逝世绝非偶然。

          乍一看,好似惊涛拍岸,一揣摩,其实纯属扯蛋。就比如,我知道原子弹爆炸的原理,那么,要是哪天朝鲜那边再进行核实验,依照这群人的逻辑,是不是也有可能猜忌到我头上?

          我举的例子可能有些极端了,但是这两件事之间的道理是相通的。朝鲜核实验之所以不会猜忌到我头上,道理很简略,是因为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要远远大于我的可能性。 而关于寺崎之逝世,东野圭吾也已经给出了最为可能的结论:

          寺崎逝世在阪神高速公路大阪守口线。转弯的角度不够,撞到护墙上,是典范的行驶中精力不济所致。当时他的小货车上载有大批肥皂和干净剂。后来笹垣才知道,继手纸之后,大众也开端抢购囤积这类商品,因为顾客想多进一点货,寺崎不眠不休地到处张罗。

          这段话不是某个人的猜测,而是警方的调查结论。这几句话的信息量很大,首先我们要清楚一个原则,交通事故的原因调查,要从“人车路”三个角度入手。

          • 人的因素,寺崎不眠不休的到处张罗,这阐明他有疲劳驾驶情节。
          • 车的因素,当时他的小货车上载有大批肥皂和干净剂,这是车子有超载的可能,再加上他没日没夜的奔走,想要回家的心切,车子很有可能超速行驶。
          • 路的因素,事故产生在转弯处,且转弯角度不足。

          交通事故的常见原因,超载、超速、疲劳驾驶、危险路段寺崎基础上占全了……

          再看一下亮司的那本书:

          书架上没有漫画,只有百科全书、《汽车的结构》、《电视的结构》等儿童科普书籍。

          一个十岁的小学生,看了一本名叫《汽车的结构》的儿童科普图书,便胜利的改装了汽车,引发了事故,并且到达了让警察无从调查的水平,这应当是科幻片的桥段。

          如果你还信任寺崎的逝世是亮司的诡计,那么,兄弟,我真的知道原子弹爆炸的原理,我盘算用原子弹统一地球。怎么样,感兴致吗?只要998就可以入伙,我的支付宝是tongyidiqiu@,待我一统地球,一定封你为丞相,决不食言!小投资,大回报,做人必定要有幻想,万一实现了呢!

          2、西本文代逝世于他杀,而非自杀或自杀假装的意外

          小说中东野圭吾借家庭教师中道正晴和老刑警笹垣的剖析,先后两次对西本文代的逝世进行了推测,他们的观点基础一致,都偏向于认定文代是自杀,但是雪穗放任了母亲的行动,致使文代错过挽救机会,并极力将现场假装成意外事故。

          不过从笹垣的话中,有人剖析出雪穗有杀戮文代的动机:

          “文代逝世后不久,雪穗就被唐泽礼子收养了。或许他们很早之前就提过这件事了。很可能是文代不批准,但雪穗本人很想当养女。”

          再加上,笹垣猜忌雪穗在感冒和喝酒问题上曾对警察说谎:

          “……报告上说,被害人(西本文代)喝了平凡不喝的酒,又吃了五倍于一般用量的感冒药……”“是雪穗作证说她妈妈感冒了,身材畏寒时会喝杯装清酒什么的,才消除了自杀的可能。”“一般人不会想到女儿会作伪证啊。”“但是,除了雪穗,没有人说文代感冒了,才有说谎的可能。”

          因而,呈现了两种雪穗和亮司合谋杀逝世西本文代的诡计论。

          第一种,雪穗和亮司以某种方法欺骗文代服下感冒药和酒,致使文代昏睡后,打开煤气杀戮文代,并用大酱汤将现场假装成意外事故。

          第二种,雪穗或亮司趁西本文代熟睡时打开煤气杀戮文代,再将空药袋和空酒杯,还有大酱汤安排在现场,困惑警方调查。

          第二种推论的重要根据还有第四章时,物业管理员田川向中道正晴介绍的情形:

          “……照空药袋看,好像是一次就吃了一般用量的五倍还不止……”“好像还喝了不少酒,听说垃圾桶里有三个装清酒的空杯子……”

          第一种推测比拟好消除,按这种说法来看,文代之逝世是一起投毒案件。投毒案件的毒物选择有很多说道,最幻想的毒物是无色无味,并且只需较小剂量就可以施展作用的毒物。感冒药一般是苦味的,酒就更不用说了,如果是不喝酒的文代可能连一口都受不了,更别说三杯了。而且从药物剂量上来说,要想让感冒药施展助眠的作用,必需要大剂量的服用,五倍剂量似乎合理,但是这么大剂量的感冒药要如何欺骗才干让文代服下呢?这基本就是不现实的。

          第二种推测似乎更合理,但是原文里田川还弥补了一句话:

          “……记得他们(指警察)说,尸体被送去解剖,成果证明真的吃了那么多。”

          这句话很要害,可以直接否认掉很多猜测。我不知道日本警察在解剖时具领会做哪些检讨,但是在中国,对于这种案件,胃内容物和血药浓度是必检的。如果在胃中直接发明了大批药片,那么把药碾碎,欺骗文代服用的猜测就不可能实现了。如果在血液中检测到了酒精和药品的成分,那么可以证明文代必定是活着的时候服用过感冒药和酒,因为逝世人是不会把药和酒精的成分接收入血的,这样的话,先杀逝世文代,再用空药袋和酒杯假装的猜测也不可能了。

          而且,笹垣也明白否定了雪穗杀戮文代的说法,我们没有理由猜忌一个追查此案将近二十年的老刑警会斟酌不到西本文代有被他杀的可能:

          古贺突然一副惊觉的样子,“你(笹垣)该不会是说,文代是雪穗杀的吧?“古贺用了玩笑的语气,笹垣却没有笑,说道:“我没这么说,但她可能动了什么手脚。”“手脚?”“比如,她可能发明母亲有自杀的征兆,却假装没有发明之类的。”

          3、亮司弑父是雪穗有意引诱的成果

          雪穗是真的忙啊,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诡计。雪穗是恶女,这没有什么好反驳的,但是恶女在其年幼时,也有过一段无知、无助、甚至被至亲损害的阅历,这也是合情合理的吧。何必把所有的恶,都本末倒置的变成雪穗的诡计?总不能说,雪穗和亮司的来往也是雪穗的诡计,图书馆的偶遇其实也是雪穗的诡计吧!

          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让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女孩把人生盘算的这么准确,老天爷批准了吗?

          依照这个思路走下去,我还有几个几个料想,跪求各位大神帮我剖析剖析。

          西本文代出卖雪穗的肉体,是不是雪穗的诡计?雪穗故意让文代把她卖给桐原洋介,为的就是要让亮司杀戮他的父亲!

          雪穗生父在七年前的意外逝世,是不是恶女雪穗三岁时的诡计?雪穗故意让生父逝世亡,为的就是要让文代生涯拮据,然后不得不拿自己出去卖!

          雪穗的诞生其实才是雪穗最大的诡计!没有之一!

          跪求大神帮我剖析,在线等,急!

          4、只有亮司能让雪穗湿润;只有雪穗能让亮司射精;花冈夕子尸体内的精液是雪穗用手和口辅助亮司获得的

          看了这些东西,我不禁想起了《白鹿原》中的白嘉轩。他娶了四房老婆,四房老婆都在婚后不久逝世掉了。当他娶到第五房老婆时,那女人说什么也不肯和白嘉轩同房了。白嘉轩情急之下一再逼问,这个女人才说出实情:她听别人说,白嘉轩不光是命硬,而且那东西上头还长着一个有毒汁的倒钩,能把女人的心肝肺全都捣得稀烂,铁打的女人也招不住倒腾。

          就谣言来讲,这绝对算得上是登峰造极,已经把人彻底妖魔化了。雪穗和亮司与白嘉轩比起来,应当会觉得一丝庆幸。

          关于雪穗和亮司的这些秘闻,最初源于豆瓣上的一句评论: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女人能让亮司高潮的话,就只有唐泽雪穗。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男人能让雪穗愿意为他用手或者口的话,就只有桐原亮司。”

          实际上,如果这么说的话,这段推测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它只强调了一种可能性。但是,这种可能的推测传着传着就变了味。

          只有亮司能让雪穗湿润;

          这个显明就是胡说八道,第九章有这么一段描写:

          接着,他(高宫诚)满怀着某种等待,伸手触摸她(雪穗)的三角地带,中指慢慢往下滑。……诚不以为自己的做法有问题。因为不久之前,这样便足以发生充足的润滑。

          只有雪穗能让亮司射精;

          小说中只说过亮司有“迟泻”,但是从来没有表达过“只有雪穗能让亮司射精”的观点。

          亮司的这种情形并不罕见,一般被称为“不射精症”。不射精症分为器质性不射精症与功效性不射精症两种。器质性不射精症是指身材上与射精有关的脏器或构造存在缺点,患者虽然可以正常勃起,但是任何情形下都无法射精。功效性不射精症,多与精力、心理状况以及身材劳累或过度手淫有关,患者性交时无精液排出体外,而平时手淫可射精非性生涯时遗精,90%的不射精症患者为功效性不射精症,亮司即属此类。

          花冈夕子尸体内的精液是雪穗用手和口辅助亮司获得的

          只能说这是一种可能的猜测,一种令人血脉喷张的猜测,而亮司也有其他方法完成操作。

          5、亮司化名秋吉雄一是因为亮司杀了秋吉雄一

          这个简直是无凭无据。第三章中与友彦一起呈现的摇滚少年村下,在与短发少妇嗨皮完之后,也消散不见了。是不是也可以猜忌亮司杀了他?

          6、在康晴家花盆中的眼镜片是雪穗故意让笹垣发明的

          无力吐槽!

          让恶人更恶,甚至妖魔化,似乎是一种人类源自于心坎的愿望。最后,借京极夏彦在《姑获鸟之夏》中的理论,剖析一下这种心理。

          (不涉及剧透,只是对其理论的归纳收拾)

          人,是内在世界与外在世界的统一体。外在世界的运行根据自然界法则,而内在世界由心灵主宰。外在世界信仰唯物主义,内在世界信仰唯心主义,而人让这两个互不相容的世界协调共处。外在世界的信息,通过眼、耳、口、鼻、皮肤等感到器官传递给脑,脑将这些信息收拾后,再通过意识与心灵相沟通。

          脑会将过往的信息像商品一样储存在仓库当中,这就是记忆。而脑所面对的客户是心灵,正常情形下,脑会按客户的需求向心灵供给其所须要的商品记忆。不过,由于心灵是彻底的唯心主义者,所以有时心灵会向脑提出不切实际的请求(比如强行证明雪穗和亮司的恶),这时脑为了满足客户需求,并保持其“自尊”,就会想法设法的供给虚伪的记忆,诈骗心灵。

          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心坎对美妙恋人的期望,使得心灵对脑提出了不切实际的请求,而脑这个奸诈的商人,依照顾客的请求,对现实的商品进行了艺术化的润饰。这种被润饰的商品,虽不客观,却是心灵梦寐以求的。而这种例子的最极端情形,非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莫属了。

          心灵,并不总是美妙的。既有善的愿望,也有恶的愿望。由于缺少有效的审查办法,所以,心灵对脑供给的信息采用完整信赖的态度。因而,一旦由于某种原因,导致脑开端诈骗心灵,那么,无论脑供给给心灵的信息有多么虚幻,心灵都会视其为现实。所以,人有时会区分不了设想现实与现实的差别。

          因此,有时你看到的雪穗与亮司的恶,也许只是你心灵的期盼罢了。

          我啰嗦这么多,绝没有为雪穗和亮司洗白的意味。同时,我始终以为,一个人只要做了恶,做了大恶,就要被千夫所指,背负恶名,这是天经地义的,因为这叫报应。但凡事都有个限度,不能肆无忌惮,即便是批评恶人,也要做到有理有据有节,这才是知乎er应有的气宇。而不管有的没的,只顾泼脏水、扣帽子、寻求政治准确那是文革遗毒。

          ------------------

          感兴致的可以看一下我的另外一个答复:

          《白夜行》这部小说好在哪?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